说文解字

快乐奉献

时间:2021-11-23 18:12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遵义会议后,中央红军纵横捭阖、千里驰骋、调出滇军、甩开围追堵截的强敌,于1935年4月23日进入云南曲靖地区。4月26日,红军包围沾益、曲靖县城,并在沾益、白水一带阻击敌人。4月27日,红军总部宿营西山三元宫。当晚,、周恩来、朱德等中央领...

  遵义会议后,中央红军纵横捭阖、千里驰骋、调出滇军、甩开围追堵截的强敌,于1935年4月23日进入云南曲靖地区。4月26日,红军包围沾益、曲靖县城,并在沾益、白水一带阻击敌人。4月27日,红军总部宿营西山“三元宫”。当晚,、周恩来、朱德等中央领导在三元宫召开党中央和会议,研究确定了抢渡金沙江、在川西建立苏区的重要决策。

  西出贵州兴义,就是云南的罗平。车子北辙而行,到了陆良,连绵的群山之间豁然出现一道开阔地,这是一片长达几十公里的坝子(山间平地),久在山地穿行的我们居然产生了进入“大平原”的感觉。

  不久就到了曲靖市,沾益县检察院的同志已经在这里迎候。原来,雷广云副检察长正带队在曲靖参加全市检察系统的运动会。他说,院里的羽毛球队刚刚拿了团体赛冠军,估计男双、混双、男单夺冠也很有希望。雷广云和反贪局局长桂俊留都报了参加乒乓球项目。记者觉得这位桂局长很“面嫩”,一问,他今年只有30岁,担任局长却已经两年了。

  从曲靖市到沾益县城只有十来公里。路上,听到我们称赞沾益县检察院的文体工作,雷广云说:“我们的龙光志检察长相当重视检察文化的建设。”记者立即被“检察文化”吸引了,基层院工作繁重,一个狠抓检察文化的基层院,该是个什么样子的呢?

  走进检察院办公楼,迎面就看见大厅中央立着一块高大的“文化”屏风:“灋,刑也,平之如水,从水;灋,所以触不直者去之,从去。——《说文·灋部》。”龙光志检察长带我们参观了办公楼,每层的墙上都可以看见以法谚为内容的书法作品。

  龙光志,这位法学、文学的双学士检察长,首先谈起自己对“文化”的理解:“文化是人类在改造自然、改造自我过程中积累的精神财富的总和,又是每个人成长的土壤。对于一个检察院而言,只有存在良好的检察文化土壤,每个干警的茁壮成长以及整个检察工作的不断发展才有保障——我是这么理解高检院‘文化育检’战略的意义的。”

  “文化育检”关键在于育人,那么,当代的检察官们应该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文化氛围之中、什么样的工作状态之下呢?“快乐奉献”是沾益县检察院的鲜明口号。检察干警应该在奉献中体验快乐,进而在快乐的心态下更加积极地奉献自己的劳动。用龙光志的话说,就是每个干警都应该“满怀遐想”地工作。

  可是,与许多内地基层院一样,这里同样存在着干警待遇偏低、办公经费紧张的难题,这样“满怀遐想”的工作状态又从何而来呢?办公室主任卢仕友告诉记者:诀窍就是队伍“教”、“育”的人性化。“教”,就是刚性的规定,是每个检察干警必须遵守的工作规则。“育”,即培育,是对全院干警的温馨关怀。例如,龙光志要求办公室记下每个干警的几个“日子”:生日、荣誉日、喜庆日、困难日,到时候,一个蛋糕、一张卡片、一声祝福,甚至一个会心的微笑,都可以令一名干警“温暖”不已。

  在沾益县检察院,大家对此类情景已经不再陌生:一名业务骨干加班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服侍住院的母亲,发现单位领导的鲜花已经静静地放在病床边了……

  对于沉重工作压力之下的基层院干警们而言,“检察文化”往往是一个抽象得很少去想、甚至很少听到的词汇。2005年初,龙光志一来到沾益县检察院,这里的“文化建设”就真的从一件“小事”中润物无声地开展起来了:自检察长以下,全院干警轮流在办公楼大厅值班,不论对什么样的来客,都必须以“五个一”相待:一张笑脸迎接、一把椅子让座、一杯热茶捧上、一阵促膝谈心、一个实在说法。一年下来,整个检察院的礼仪与风貌焕然一新。

  诸如此类的风貌的变迁顺理成章地带来了规范化办案的实效,近两年来,沾益县检察院在守住“四个零”(错案为零、超期办案为零、办案安全事故为零、干警违法违纪办案被立案查处为零)底线的基础上,各项工作都取得了突出的成绩。反贪局长桂俊留说,沾益在整个曲靖市是最小的县之一,而我们院的办案数却是名列前茅的。

  丁海东的长征博客:http//dinghaidong.fyfz.cn/blog/dinghaidong

  柴春元的长征博客http//chaichunyuan.fyfz.cn/blog/chaichunyuan